天地太宽阔,宇宙太宽阔,我只不过如蜉蝣般渺小,想要用自己这短暂的一生去丈量外面的世界。

明知如飞蛾扑火,可只要有过梦,有过这一段路,就是不同的人生了呀。

年轻时若能有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勇气,老时求个“也无风雨也无晴”也是颇有情调的啊。

人这一生不能只为金钱而活,不能只在同一个地方而活,不能只为生计、婚姻和孩子而活。

它们并非不重要,但——还是王小波的话,他说“我活在世上,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,遇见些有趣的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