依然记得距离最近一次梦遗是在扬马开跑的前夜,而那一次竟意外跑出了此前历史最好成绩。

以后再也不能装年轻了,而我最喜欢的还是二十四岁,只是回不去了。

之前三年的生日当天分别登了泰山、华山、嵩山,遗憾今年没能继续如愿,有幸大马的自选号码让我选择了0519,其实更希望是0413(阴历),可惜被别人抢先一步。

以前不懂什么叫做爱,到现在不想去爱。

以前觉得理想很丰满,现在才明白女人很丰满。

之前想改变世界的想法变成了只想改变自己。

之前每天都忙碌而紧张,慢慢开始变得懒惰,不求上进,开始害怕新的生活。

开始怀念刻着”早”字的那张课桌,为了占领地盘,中间还画了一条线。 怀念在瓶盖里用棉花籽滴上蜡来照明,怀念传纸条那种low逼的交流方式

怀念大学宿舍里大家围在一起看毛片,现在发现都是骗人的。

我讨厌“不相信”,不相信有人约你晚上单独见面只是为了聊聊人生、谈谈理想。不相信一顿晚餐只是晚餐。

我开始厌恶,厌恶那些插队的人,厌恶低头族。厌恶那些动不动就要红包的人。

我开始害怕,害怕这世界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子,更害怕这世界是会变成我真实理解的那样子。

后来,懂得了鲍鱼不是一种鱼,菊花不是一朵花。钓鱼岛是中国的,苍老师是世界的。

不再袒露心迹,也懂得了莫要交浅言深,你的故事 不是每个人都能感同身受。

再后来,和现实和解。

我要趁年轻,去更多的地方。在每一条河流上游撒尿,对所谓悲伤说操。带喜欢的人远行,在大树底下接吻,在小旅店里做爱。把青春给理想,精血给姑娘。跟整个世界和解,老去之前把天下看了,江山拍遍。

我要努力成为我期望中的人,把该做的事都做好做完,等我老了,可以自豪地跟孩子们说起你、说起想当年。

我所做的一切努力,不是为了从一种生活逃到另一种生活,而是为了避免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种人。时间在走,既然再也回不到过去,那就好好地奔向未来。我们都会改变,变得更好,或者变得更坏。